梁耀強是陸偉傑的朋友,曾在內地當兵,1987年開始服役,在部隊負責駕駛車輛,5年後退役。梁耀強於2005年認識楊秀瑜,後來在友人的生日會成為好朋友,她雖然已與陸偉傑結婚,但家姑不滿楊只生女兒,對楊相當刻薄。

在陸偉傑眼中,楊秀瑜顧家又疼錫女兒,料不到她在2007年與比她年輕5年的同事發展姊弟戀,楊懷孕後到診所墮胎,陪她到診所的是當時的麻將腳,已婚的同鄉梁耀強。

梁耀強已婚並有一名女兒,楊秀瑜是朋友妻,本是不可窺,但楊秀瑜墮胎後不久,主動要求發展成情侶,梁耀強在同年中秋節,帶楊秀瑜回父母的家同居,他說待兩人成為香港居民後便會結婚。2008年5月,楊秀瑜向陸偉傑提出離婚,陸偉傑與楊秀瑜分居後,父女兩人留港生活,

2009年4月1日,梁耀強(39歲)與女兒(14歲),在妻子阿玲協助下,成功申請由內地來港定居,梁耀強抵港後做運輸物流工作。

楊秀瑜(35歲)同日持單程證來港,陸偉傑定時帶女兒與她見面。楊秀瑜來港後在便利店任職,便利店經理盧礎翹見她工作表現良好,有意教導她處理文件,熟習經理的工作,考慮擢升她為分店店長,令她開心不已。

楊秀瑜來港後,很快就與梁耀強雙宿雙棲,梁耀強未幾亦與在酒樓任職的妻子阿玲離婚,兩人租住深水埗一間套房共賦同居。

楊秀瑜曾兩度問梁耀強何時娶她,兩人議定在2010年2月1日,梁耀強40歲生日當天註冊。

楊秀瑜的魅力沒法擋,梁耀強對她情深款款說:「如果你對我專一,我可以接納你一生一世。」梁耀強在家中一張楊秀瑜照片寫上:「無論何時我都愛你,一生中最愛的人,您在觀星能看透我的心嗎?8.15的相會。」

梁耀強一手包辦家頭細務,由買菜到煮飯,幫女友擠牙膏、按腳、穿鞋着襪,連衛生巾、陰道清潔液也為楊秀瑜購買。兩人同居後,楊秀瑜的女兒交由前夫照顧,梁耀強的女兒原本與父親及楊秀瑜一齊在套房居住,但楊秀瑜說她阻住二人世界,曾因此兩晚沒有回家睡覺。

梁耀強一直做搬運和冷氣維修散工,收入不穩定。2009年7月任搬屋工人時,因工弄傷手臂,要返內地看跌打。7月20日,梁耀強到內地接受治療時,楊秀瑜不斷打電話給他,說:「你識得喺大陸媾女,我都識得勾佬。你再唔返嚟陪我,就唔好怪我!」

梁耀強4日後從內地回港,發現家中的床舖很凌亂,馬桶有一個用過的避孕套在漂浮,他難過得坐地在地上痛哭,楊秀瑜回來看見他的模樣,對他說:「你今日死咗老竇呀?咁傷心喺度喊!」梁耀強追問避孕套來歷,楊秀瑜堅稱是因溝渠淤塞,從別處浮上來,又囂張說:「你有無親眼見到我帶男人上嚟。」

數日後,梁耀強由內地覆診返港前,楊秀瑜吩咐他代購陰道清潔液,他記得楊秀瑜有「避孕套敏感」,接觸避孕套時會出現陰道敏感,但他與楊秀瑜性交時,沒有使用避孕套,因而起了疑心。

楊秀瑜其後獲發暫准離婚令,她再次要梁耀強送走女兒。梁耀強惟有將女兒送到前妻阿玲家中同住,女兒因有套房的鎖匙,間中會回父家執拾一下。

楊秀瑜放假時與陸偉傑及女兒見面,她向陸偉傑透露梁耀強脾氣暴躁,希望尋覓新居自住,陸偉傑陪楊秀瑜看了一些租盤,並表示若她離開梁耀強,可考慮復合,楊秀瑜卻沒有任何表示。兩人與女兒吃過晚膳後才告別。(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