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子首次認識「癲儍跑」,是在2014年,在我開始跑步的第五年。透過許多活動認識不同的跑壇人物,能夠被稱為「人物」,當然具備非一般人的特質。

作為跑壇「人物」,簡單來說,不外是跑得快、或距離跑得長。再深入一點,就是跑得快和跑得長之後,個人的跑步使命,像黃金般寶貴,擁有生命影響生命的力量和人文價值。

在特殊學校(自閉症)中學任教的老師施Sir(施性概),從四年前開始,自發地連續以24小時,跑畢九龍及新界的180公里路程。今年以33.5小時連續跑250公里,從去年的200公里、到220、240公里,至今年的250公里,一步一足印在地圖跑出一個大圈,花了不少心血探路。這每年一度對跑步距離和耐力考驗的挑戰,將施Sir有耐性、長氣、周詳規劃、準時、獨立又合作的個性表露無遺。

雖說「癲儍跑」是全自助的跑步活動,毋須報到、沒有費用、不計名次,隨意補給和休息,喜歡跑多少公里、用甚麼速度跑都可以。但試想想,施Sir為了想和大家一起跑,編寫出有27個集合地點的詳盡時間表,但為甚麼他不自己輕鬆地跑?因為他想用此活動擁抱大家,他不管各人的快慢,來者不拒歡迎大家一起跑,有多少個跑手有這種「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情操?他還自搗腰包,送出數百個符合挑戰里數的、紀念版樂高公仔給大家。

他透過活動鼓勵大家挑戰自己,突破個人最長的單次跑步里數。自己就是被那種自由自在地、與一班熱愛跑步的癲儍人跑步所吸引,跑步時沒有人揶揄你跑得慢,也沒有人用手錶一分一秒地紀錄你,你可以看看候鳥在青山公路沿岸飛翔,也可以和身邊很久不見的跑友打打牙骹,互相關心一下。嚮往跑步的純粹,嚮往這種簡單的幸福感覺。

要維持每年數百至千人一起跑步的傳統不易,這種純淨的持續(連堅持也說不上,因為施Sir舉動若輕持續地做)衍生無私的精神,影響每個參加者的內心,令他們相信沒有自己跑不到的里程,就像人生,一步步地一起走來,沒有甚麼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