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兆焯(左) 及冼振東。

看到近日數宗關於校園的新聞,再想想早前與「正生書院」創校校長陳兆焯,聊天的一席話,不禁慨嘆,希望他們也能到「正生」,跟陳校長學習怎樣為人師表。人所共知「正生」收容因犯罪被感化官判刑的年輕人,校方並非着重「軍訓」,強調的是德育比學歷重要,皆因成功的方式從來不只一種,行行出狀元,不一定做醫生、律師才算是成龍成鳳。

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社會是由容納多元文化及聲音所組成,不論母語是廣東話、英語、普通話或是印度、巴基斯坦語,也有權利表達個人的意見與自由。學校不是曲奇餅工廠,只能製造倒模學生。作為「領導及管理者」的老師,更應確保學術及思想自由,讓學生發展獨立批判思考,不會人云亦云。「有教無類」從來是老師責無旁貸的工作,當孰是孰非還言之尚早時,最基本的工作是讓正反雙方能自由據理討論,再讓大眾自行判斷。「正生」內的全是邊緣學生,若頂撞老師數句或爆了幾句粗口就被踢出校,學校應該長期零學生。但它也有底線,就是不可動手打人,因為打架會對其他人構成危險,違例者一律沒有情講報警處理。

當「時代變,連正邪也在變」,「正生」的歷代學生當然已大不同,陳校長稱最大的分別是「黑社會都被港孩侵略、BB化!」現代的學生不再是拿刀斬人,或威風凜凜在夜總會做「睇場」的少年,而是十四、五歲卻連鞋帶都不懂綁的低能。哪他究竟有何能力去犯事?陳校長直言:「衰戅居、無聊!」就是去燒人家門口的門簾;網上自認黑社會;幾個屁孩沒事做,便拿着磚頭玩打劫,但口袋裡是有錢的。

「正生」的故事將首次搬上舞台劇《正是這樣的生活》,飾演校長的資深演員冼振東,同是教育工作者,兩人均認同學生肯「演戲」,扮有禮貌是變好的第一步,亦是周星馳在《喜劇之王》的「由內到外,再由外到返內」的理論。阿東指理論源自演藝學院,他解釋「由內到外」是先說服自己是有禮貌的,從而扮演一個有禮貌的人,「由外到內」是說如果想自己有禮貌,便經常道謝、微笑,假以時日就會變成一個謙謙有禮的人。「正生」的老師自願取難捨易、工資收一半,卻一星期做足一百小時,教導一班邊緣年輕人,是希望在學生的生命裡,能陪伴他們一段時間。其實哪位老師不是陪着學生,走過人生最青葱的日子呢,一言不合動不動就趕學生出校門,只顯得胸襟狭窄。不只是黑社會BB化,連教育界也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