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教師如果被揭發有孌童癖甚至被舉報有傷害兒童的行為,即使他未犯上刑事罪行,我相信,作為校長、辦學團體以至教育局,都有責任把這危險教師逐離教育崗位,令他遠離兒童,因為保護孩子是做教育的基本條件。

同理,兩個語言惡毒至咒警「孩子活唔過七歲」、「21歲前死於非命」的教育工作者,其實與發現一個孌童癖教師的情況沒分別。真道書院的戴健暉老師和嘉諾撒聖心書院的賴得鐘老師在早前所發表的言論,已經嚴重超越了做人的道德底線,更何況做老師的。

楊潤雄未正本清源

然而,今時今日今刻,這兩個道德破產的人竟然可以安然站在講壇上教授別人的孩子,除了收過一封譴責信,沒有丁點兒懲罰,整個社會整個教育系統彷彿無人奈何得了他們。

教育局長楊潤雄說,除了官校,老師的僱主是他那間學校,所以如果學校覺得老師在教學上、行為上、操守上有問題,學校是有權力因應他們的僱傭關係採取行動……

一個孌童癖,炒了他並不是治本之法,東家唔打打西家,他轉到別的學校教,還不是一樣危害學生?戴健暉與賴得鐘的個案同理,學校出手不能治本,教育局出手把他們的教師執照吊銷,才能正本清源。

於是楊局長又說,根據法例,常任秘書長有權就一個人的申請給予註冊,或者在某些情況下取消他的註冊。一下推手,又把波交到常秘手上。

原來,堂堂一個教育局長,炒一個老師都沒權,更何況炒兩個了。同日,我看到另一宗新聞:三日前一架由吉隆坡前往香港的航班上被發現有一個手提氧氣樽壓力偏低,懷疑被人放氣,涉事航班所有執勤人員停飛,三日後,港龍宣布兩名機艙服務員被解僱。

請效法國泰與港龍

放一點氧氣而已,又沒人命損傷,港龍何不出封譴責信先警告一下?

答案太簡單,那不是技術問題、不是給不給機會的問題,那是超越道德底線的問題,那是彼此已失去信任的問題。待人的職業,失了德失了信就沒資格再做下去,更何況那是一份靈魂改造的育人工程。

楊潤雄局長一次又一次說,會相信教者的專業,然而,當我們看到老師帶領着學生在玩「光復香港人鏈活動」,當我們看到五旬節中學老師帶領全班學生掩住右眼拍「以眼還眼」班相……我可以代表千千萬萬家長、市民、納稅人告訴你,我們已經對學校、對老師失去信任,失去信心。教育局是教育資源操控者,局長請拿起你的鞭,請學習國泰港龍管理層的勇氣,把這些失德教師視作政治孌童癖,為孩子除魔趕妖,還教育一片潔淨的天空。

屈穎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