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財安

已經持續了3個多月的香港暴亂不但絲毫沒有平息下來的跡象,更出現了暴力不斷升級及擴大的明顯趨勢。毫無疑問,特首林鄭月娥的顢頇無能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的怯懦無能,正是助長惡勢力不斷向全社會縱深蔓延的第一原因。

所有市民紛紛質疑,這些刻意不作為的主要官員尤其是盧偉聰形同顛覆團夥的暴動助燃劑,為什麼還沒有被特首報請中央革職或問責下台?政府高層究竟已經被敵人滲透到什麼程度?再這樣下去,我們幾代香港人含辛茹苦建立起來的安定繁榮基業將會被盧偉聰等人白白地葬送掉。到那個時候,這些廢官就算被問責查辦又頂什麼用?

盧偉聰很可能正在忙於盤算11月退休時如何享用那筆優厚的退休金,所以沒有精神去處理全港暴亂能否被有效平定、社會是否被逼上絕路,市民是否被暴打等事情,反正很快就會與自己無關。只要有林鄭庇護,你們又能奈我什麼何?林鄭比盧偉聰年長5歲,大家同是港大社會科學系(社工搖籃)的畢業生,因此她對這位同門師弟禍害香港的不作為、市民對盧瀆職的不滿與埋怨的縱容處理就不難理解。

香港陷顏色顛覆戰爭

香港現在正陷於百年不遇的顏色顛覆戰爭當中,如果缺乏戰爭思維與放棄戰爭手段的話,拯救危局就無從說起。英國人留下來的那一套制度表面上華麗堂皇,在太平無事時或許可以勉強頂用一時,但此時卻是比砒霜還要命的毒藥。遺憾的是,林鄭到現在還是把它奉若神明,執意繼續以什麼對話、聆聽與溝通來化解危局,行為直如飲鴆止渴。直到現在,林鄭仍然是中央力挺的特首,基於對中央的信心,所以我們就不應該懷疑她是資敵的官員,哪怕這個假設很能解釋她在這3個多月裡的所為與不為。

處理內亂要剿撫並用

中華先賢的智慧告訴我們,處理內部叛亂從來都要剿撫並用;首先集中力量剿滅那些冥頑不靈的叛逆核心,然後才去撫順那些盲從者以便利往後政治工作的展開。先剿後撫的次序絕不能反過來,否則局面就必然會越來越糟糕,古今中外無一例外。非常不幸的是,林鄭在暴亂不斷升級,敵人基本上已奪取了部分權力(如敵人一則網上訊息就能使市民害怕,商場及馬場關閉、地鐵設施被屢屢肆意破壞而警隊賊過興兵等等)的形勢下仍然一意孤行,於2019年9月26日攜心腹官員在灣仔伊館舉行第一場所謂對話。作為一位特首,林鄭竟然安排自己被敵人逼宮已經是聞所未聞,把香港繼續往十八層地獄的路上推則更是罪在不赦。

老實說,如果不是中央屢屢表態,愛國愛港的市民在別無選擇下只能咬牙力挺的話,這次舉行的應該是暴亂成功紀念日而不是對話。大批一直以來力挺特區政府的市民在目睹林鄭被暴徒圍困在伊館至淩晨時竟然紛紛說「抵她死」,民心所向已經是清清楚楚。如果這個情況繼續下去,林鄭政府的徹底潰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多少市民的心在泣血

林鄭個人自己找死我們阻止不了,但作為特首,她沒有權利拉上740萬香港人的尊嚴與福祉來墊背。在她被蒙面的暴徒在羞辱時,林鄭可知道當時有多少在電視機面前的市民的心在泣血?又有多少人在咒駡她的軟弱與不知所謂?經過這一役,林鄭現在的處境比當年在煤山自縊的崇禎帝還不如;崇禎至少還有一個太監陪他上路,她現在是貨真價實的眾叛親離,而身邊的一眾公公此時正在與黃屍同謀者開香檳慶祝。

政務官出身的林鄭跨越兩朝,眼光、判斷與管理能力曾經過長時間的測試才被中央相中,不過,她的政治傾向與忠心卻似乎沒有受過嚴格的審驗。上任兩年多以來,林鄭與一手提攜她、愛國敢為的前特首梁振英明顯割席,表現出就算是正確的,梁幹的我肯定不幹的堅定決心,反而與政績狼藉、曾經鋃鐺入獄的曾蔭權一直保持著非常密切的關係。所謂物以類聚,以微見著,林鄭的價值觀與政治取態由此可見一斑。

港人等不起更拖不起

曹操是謀略與能力極強的漢朝宰相,但卻是處心積慮地篡奪而不是鞏固劉家的江山。從漢帝國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能臣要來何用?重用他不就是養虎為患?國家70周年大慶在即,同時出於全盤政治考慮,中央正在等候出手的最佳時機,我們市民理解。不過,全體香港人特別是前線的警務人員與家屬的失望與怨氣已經達到了爆發的臨界點,一觸即發,實在是等不起,更拖不起。

平亂制暴,首在迅速清除根源!

前警務處總警司 曾財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