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欧洲遭受多轮疫情冲击,是受到疫情冲击最大、影响最深的地区之一。欧洲作为一个整体,难以对疫情作出迅速、及时的反应,但欧洲仍在积极应变,努力在变局中开创一个对它有利的新局。从四个方面可以看出,欧洲正寻求以危机为契机进一步深化一体化。

一是以疫情为契机加强了对部分成员国一些权能的管理。比如以前,欧盟手里没有公共卫生权,但欧洲正在逐渐适应疫情带来的变化,调整它的权能。现在,欧洲在协调各国进行疏通医疗物资供应及在应对疫情可能带来的经济冲击方面,前进了不小的步伐。

二是借疫情带来的危机,进一步进行内部整合,包括通过推动释放巨量财政手段,推进财政一体化,短期内南北欧达成共识,共同以欧盟的方式作为最终的财政政策的统一者;通过未来7年财政预算和欧洲复兴计划,更深地把欧盟未来产业发展战略和它的一体化及共同利益进行捆绑,欧洲对于未来提升产业战略发展找到了一个可持续的方向。

三是通过强调外部竞争的威胁和大国博弈的风险,进一步塑造所谓的欧洲主权。“主权”这个概念最早诞生于欧洲,但在欧洲一体化的背景下,主权的概念逐渐被淡化。当前,在欧洲意识到大国博弈和竞争加剧的背景下,重提主权概念,通过强调所谓的欧洲主权的边界,明晰欧洲的主权意识,来进行内部整合。

四是通过加强内部规则和规矩意识,更好地整合内部政策资源。以前,欧盟缺乏统一的外交和安全的权能。2020年下半年,德国在轮值欧盟主席期间下了很大的功夫,努力推动欧洲、欧盟所有成员国在外交安全上统一发声,采取共同和一致的立场。

2020年还有一点要关注,就是英国“脱欧”。在圣诞节前夕,英欧未来关系谈判达成协议。在谈判的过程中,双方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双方在匆忙之间达成了原则性的内容,至少短期内在政治上解决了英国“无协议脱欧”问题。尽管目前还留了很多“尾巴”,但至少这样一种相对平衡或者说利益交错的格局正在形成。接下来,双方进入了长期相互博弈的阶段,这次协议为今后博弈确定了基本规则和框架。

另外,2020年的中欧关系有一个比较好的收官。受疫情带来的反全球化、逆全球化潮流影响,中欧政治互信和中欧之间原本比较稳固的经贸关系受到了一定冲击。另外,中美竞争加剧对欧洲看待世界、看待中国、看待中美关系本身也带来了很大影响。但在去年年底之前,我们最终如期完成了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一方面双方领导人实现了承诺,同时也为中欧关系的稳定打下了良好基础。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达成,对未来我们更好地处理中欧关系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