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全球原油市场最受瞩目的消息,无疑是拜登政府正在四处“拉帮手”,考虑动用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并与中日印等其他石油消费大国一起携手“冷却”油价。

拜登此举的意图显然非常明显,释放石油储备可以帮助美国现任政府在2022年中期选举前抵御外界的批评。

近来,华盛顿方面持续有批评声抨击拜登政府,在应对油价上涨方面几乎什么也没做。本月早些时候,全美平均汽油零售价格一路飙升至了七年来的最高水平,越来越多的美国选民也开始将物价上涨归咎于拜登的财政政策。

而通过与中国和日本等其他主要能源消费国联手,拜登也可以向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近来不怎么听话的OPEC+产油国联盟作出回击,从而释放强硬信号。

不过,拜登的如意算盘真能打响吗?想要联手各方协同释放战略油储,美国政府接下来又需要如何做?对此,有业内人士就当前这一事态的不少要点进行了一番梳理:

①什么是战略石油储备?

战略石油储备制度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由于欧佩克石油生产国对西方发达国家搞石油禁运,发达国家联手成立了国际能源署,主要石油消费国也纷纷储备石油,以应对石油危机。

197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能源政策和储备法》(EPCA),授权能源部建设和管理战略石油储备系统,并明确了战略石油储备的目标、管理和运作机制。此后,美国总统在战争期间或飓风袭击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石油基础设施时,往往会动用这些储备以平息石油市场。

②美国当前有多少战略石油储备?

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目前主要存放于四个戒备森严的储藏地,分别位于得克萨斯州的Bryan Mound和Big Hill,以及路易斯安那州的West Hackberry和Bayou Choctaw的地下巨型岩洞中。

从2015年至今,美国战略石油储备规模已从近7亿桶不断减少至了如今的6.06亿桶,占全美库存石油总量的比率也从逾38%下滑至了30%出头。不过,这仍足以满足美国一个多月的石油需求。

此外,美国还在该国东北部地区保持有少量的取暖油和汽油储备。

③还有哪些国家拥有战略石油储备?

除美国外,英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29个国际能源署(IEA)成员国也被要求持有相当于90天石油净进口量的紧急储备量。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截至9月份,经合组织各国政府的原油总储量超过15亿桶。

作为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经国务院批准,我国的国家石油储备中心于2007年12月18日正式成立,职能包括监督战略石油储备收储、轮换和动用任务,监测国内外石油市场供求变化等。

国际能源署的准成员国、全球第三大石油进口国和消费国印度,目前也拥有战略石油储备。日本则是除中国和美国外战略石油储量最多的国家。

④美国能联合这些国家同时释放储备吗?

美国和其西方盟国以前有过协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先例,比如在2011年OPEC成员国利比亚战争期间。不过,美国此前还从未同中国与印度这两个亚洲能源消费大国协同采取过类似的行动。

而目前拜登政府的提议想要获得各国响应,显然也仍有不少阻力。

日本经济产业省一位官员近日表示,美国已经要求东京在应对高油价方面展开合作,但他不能确认这一要求是否包括协同释放储备。这位官员说,按照法律规定,日本不能通过释放储备来降低价格。

韩国一位官员也证实已收到美国关于释放石油储备的请求,不过同样没有轻易答应美国的请求。“我们正在彻底审视美国的请求,但我们不会因为油价上涨而释放石油储备。我们可以在供应不平衡的情况下释放石油储备,但不是为了应对油价上涨。”这位官员指出。

⑤美国战略储备将如何投向市场?

由于存储地临近大型炼油或石化中心,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一经投放,预计每天最多可运送440万桶原油。同时根据美国能源部的说法,从总统作出决定开始,只需要13天第一批石油就可以进入美国市场。

在过去两周里,美国能源部已经出售了600多万桶石油,这是之前批准的出售计划的一部分,但或许也是可能紧急释放储备的一个信号。

在直接出售的情况下,美国能源部通常会进行在线拍卖,由能源公司竞标石油。

此前,美国总统曾三次授权从战略石油储备中紧急出售石油,最近一次发生在2011年欧佩克成员国利比亚爆发战争的期间。此外,在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和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后,美国政府也曾紧急释放过战略石油储备。

通过互换协议的方式释放石油储备则发生得更为频繁,最后一次互换发生在9月艾达飓风之后。该类型一般发生在飓风等灾难大幅冲击局地石油供应造成短缺时,炼厂向能源部发出“贷款”一定原油数量的请求,而后在约定日期前归还此前所贷的原油数量,并加上额外的小规模原油数量作为利息。

⑥拜登这回的“合纵连横”能奏效吗?

目前,美国国会的议员们对于是否需要释放战略石油储备态度不一。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近期曾呼吁总统拜登动用美国政府的应急燃料储备,来帮助降低不断上涨的汽油价格。但众议院多数党领袖霍耶则表示,他不同意舒默近日有关动用战略石油储备以降低油价的呼吁,称该储备是为了在紧急情况下填补原油供应缺口。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拜登这回在全球能源市场上的“合纵连横”能否奏效,或许将取决于他是否能拉来足够多的“盟友”共同行动。而如果最终只是其单方面的投放战略石油储备,料将只能对油价升势起到暂时性的缓解作用。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代理署长Stephen Nalley周二就表示,美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可能只会对石油市场造成短暂影响。Nalley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指出,“最终,所产生的影响将是相对短暂的,并将取决于释放了多少……对石油市场的影响可能只会持续几个月,市场中的其他动态最终仍将左右油价走势。”

华尔街知名投行高盛在11月初也表示,美国释放石油储备可能只是暂时性帮助,甚至可能在明年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如果油价短期大幅下跌,页岩油生产商将不愿意增加钻探,反而可能导致更大的供应短缺。

承印人:環球電視有限公司

地址: 香港上環干諾道西20號中英大廈14樓14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