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考慮到如果以自身力量單獨對抗中國會實力不足,近年來,美國一直不斷慫恿盟友插手台海,一方面反映出美國不願單獨對抗大陸,拉攏盟友進行所謂的“印太戰略”以圍堵中國,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其將台灣問題“國際化”,阻礙中國統一進程的企圖。因此,我們要做好更強有力的準備,加強自身軍事力量,遏制外來干預。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稱,美英官員就“英國能如何降低北京進犯台灣風險”、以及“台海衝突緊急計劃”等議題召開高層會議,這是美英兩國首度就台海問題舉行高層會議,其中談到了如果美國為了台灣與中國大陸開戰,英國將扮演何種角色。

消息人士透露,美國希望與英國等歐洲盟國強化合作,提升盟友對“北京對臺日益強硬”的認知,不過美方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一種“立即性威脅”而與英國接觸,而是如同美國與日本、澳大利亞為“台海可能的衝突”而進行的對談一樣。拜登政府向部分盟友提供事前被註明“最高機密”的台海情報,這類情資原本是禁止與任何外國官員分享的。

一名英國官員表示,這次會議是美英兩國在台灣議題上至今“最高層級”及“最重要”的對話,這是拜登政府所推動的“深入政策對話”的一環,有關台灣議題的會談,很大一部分都在討論危機計劃。

有分析認為,美國已經利用俄烏戰爭拖住了俄羅斯,接下來很可能要鎖定台海情勢,給台海局勢添亂。所以,不管是美國國會的頻繁動作,還是高層官員的言論,實際上都是在不斷用涉台問題刺激、挑戰中國大陸,製造台海緊張混亂,進而在戰略上製造聯合印太國家圍堵中國的氛圍與藉口。拜登5月首次的亞洲之行也被認為有這樣的目的。

美國妄圖把台灣問題國際化
近日,英國首相約翰遜與來訪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簽署了一項防務協議。英日武裝力量將“更加密切地合作”,包括進行共同部署、舉行聯合演習及救災援助等。英國政府認為,這是“里程碑式的雙邊協議”。媒體稱,這意味著過去十多年英日的“準同盟關係”更上一層樓,日本成為英國在東亞的關鍵盟友。

關於台海問題,岸田文雄聲稱,“絕不容忍在印太地區,特別是東亞地區使用武力改變現狀的單方面企圖”,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不僅對日本的安全至關重要,對國際社會的穩定也至關重要。

就在岸田文雄在歐洲活動之際,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與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在五角大樓舉行了會談,雙方再次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奧斯汀聲稱,中國近來的行為“構成深度挑戰”,美日將討論如何建立“更加開放與自由的印太地區”,包括共同努力強化美日同盟。

5月3日至7日,號稱“首相搖籃”的日本自民黨青年局11名議員竄訪台灣。其中一名成員鈴木憲和妄言,最近解放軍軍機以前所未有的規模“侵入”台灣防空識別區,日本把它當“自己的事”看待,並提升自身危機感。

為了配合美國,日本動作頻頻。有消息稱,日本自衛隊和美軍已經擬定一份共同作戰計劃,“以應對台灣可能發生的緊急狀況”。在 “突發事件”初期階段,美國陸戰隊將在鹿兒島縣至沖繩縣的島嶼設立臨時攻擊用軍事據點。分析認為,這意味著美日應對所謂“台海危機”進入行動層面。台灣海峽是日本的能源通道,日本擔心中國完全統一後隨時可能掐斷其能源通道,同時也不願看到統一後的中國在東亞的實力更加強大。

而英國脫歐後宣佈了“向印太傾斜”的外交政策,並將日本視為東亞主要盟友。去年5月,英軍航母“伊麗莎白女王號”展開首次操演航程,就在印太區域進行“歷史性行動部署”,其間曾進入南海水域,編隊護衛艦“裏士滿號”更穿越台灣海峽。

今年2月,英國議會下議院通過所謂“英國與台灣關係與合作”的無法律約束力動議。該動議建議,英國應與台灣加強經貿關係,深化安全合作,並支援台灣得到更多“國際承認”。3月底,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發表《台海兩岸穩定與歐洲安全》研究報告,提出“歐洲應該如何協助台灣對抗中國侵略,是一個尚待思索與實踐的課題”。4月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剛狂言要“幫台灣抵禦大陸侵略”,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就在倫敦宣稱,北約組織應當成為“一個全球的北約”,處理全球範圍內所謂的“威脅”,比如應該“保護台灣不受中國大陸侵擾”。

與此同時,在美國的攛掇下,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附和宣稱,如果美國採取行動“捍衛台灣”,“無法想像”澳大利亞不加入美國陣營。今年3月,他又威脅説,如果台海發生戰事,澳大利亞可能向台灣提供武器。澳大利亞自由黨參議員埃裏克·阿貝茲甚至揚言,澳大利亞應該放棄長期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他“希望看到澳大利亞和台灣建立全面外交關係,現在澳大利亞和台灣之間有這麼多的共同點。”

不過,澳大利亞插手台海問題在其國內引發了反對。前總理基廷認為,台灣並非澳大利亞“關鍵利益”,不應該因台灣捲入軍事交火,無論是美國贊助還是其他原因。前外長埃文斯説,中國佔澳大利亞出口30%以上,而美國只會關心自己的利益,澳大利亞之前出現(對華)紅酒損失,美國也沒有給予支援。

渲染緊張氣氛,為軍售製造輿論
據美媒報道,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近日宣稱,“台灣一直是中國的軍事目標,中國當局要求解放軍在能力方面做好準備,要具備佔領台灣的能力。這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中國是否真的能實現這項軍事計劃還有待觀察。但無論他們是否能具備那樣的能力,那都是一個目標,2027年,我們必須記住這一點。”

專家指出,美軍方高層近來在國會兩院的聽證會上反覆提及大國衝突和“台灣問題”,甚至為大陸設定“武統”時間表,一是通過渲染“中國威脅”的緊迫感,為龐大的國防預算尋求正當性;二是美國遏華勢力形成了“以臺制華”的路徑依賴,既威懾中國大陸,又為繼續對臺兜售軍火做鋪墊。

據《紐約時報》報道稱,美國政府正在秘密對台灣當局施加壓力,要求後者注重非對稱作戰戰略,只訂購華盛頓認為有效的武器系統,而不是為常規定勢戰設計的武器,以幫助其利用小型軍事力量擊退中國大陸可能的“入侵”。

報道稱,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美國塑造台灣防禦體系的行動變得越來越緊迫。俄烏衝突讓華盛頓和台北相信,未來幾年,中國大陸武力統一台灣是一種潛在危險。美國官員正在重新評估台灣軍方的能力,以確定其是否有像烏克蘭軍隊那樣擊退對手的能力。他們認為,一支規模較小的軍隊一旦擁有合適的武器,注重機動性和精確攻擊的非對稱戰爭戰略,就能擊退規模較大的敵人。

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官員鼓勵台灣訂購“毒刺”導彈等武器,敦促台灣購買“魚叉”反艦導彈,還認為其應該增加購買沿海防空導彈系統、武裝無人機和水雷。同時,美國拒絕向台灣提供MH-60R“海鷹”反潛直升機等武器裝備,據稱“這種直升機不適合針對中國開展軍事行動”。

專家指出,美國此舉只是老套路,並不新鮮,與此前的“鐵桶戰略”“豪豬戰略”“刺猬戰略”如出一轍。台灣當局並不具備條件和能力打非對稱的戰爭,其所有武器裝備只能用於自衛,所謂的“非對稱”是美國製造出來的説法。美國要求台灣注重非對稱作戰戰略,並擁有非對稱武器作戰裝備,符合美國太平洋威懾倡議。

美國才是台海和平真正的威脅
美國一些政客為了實現“以臺制華”圖謀,頻打“台灣牌”。他們不斷指責中國大陸的“軍事威脅”,通過顛倒黑白在海峽兩岸製造緊張氣氛,目的之一是讓售臺武器師出有名並賣個好價錢。在美國這些政客的話術中,民進黨當局成了需要被保護的“小白兔”,美國則是主持正義的“世界警察”。但事實是台海和平真正的威脅並非來自中國大陸,而正是來自民進黨當局和美國某些政客。

針對美國頻頻慫恿日英澳插手台海,專家表示,這表明美國對中國的發展和崛起非常擔憂,要採取一些手段遏制中國發展,考慮到如果以自身力量單獨對抗中國會實力不足,因此拉攏盟友進行所謂的“印太戰略”以圍堵中國,這是美國一向的做法。

美國妄圖把台灣問題國際化,阻礙中國統一進程,讓我們在統一道路上出現了更多的變數及阻力。所以對於我們來説,要做好更強有力的準備,在台灣問題上既要有和平手段,也要有非和平準備,以我們確定的方式來解決台灣問題,遏制外來干預,所以我們還要加強自身軍事力量。

中國大陸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追求兩岸和平統一的決心和誠意始終如一。但是,為了有效應對外部勢力干涉和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及其分裂行徑,大陸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保留採取一切措施的選項。只有這樣,才能維護台海地區和平穩定,才能維護兩岸同胞共同利益,才能維護兩岸和平統一的前景。【編輯:婕娉】

承印人:環球電視有限公司
地址: 香港上環幹諾道西20號中英大廈14樓14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