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虹市首富》被指侵权,是真抄袭还是被“碰瓷”?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18日电(记者 宋宇晟单璐)“我就想破个产,怎么就这么难呢?”这是2018年上映的影片《西虹市首富》中,主角王多鱼的一句台词。这部描写小人物一夜暴富故事的影片,当年曾斩获25亿票房,位列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第四位。   不过仅仅一年之后,2019年,编剧王倩就以著作权侵权为由,将电影《西虹市首富》的出品方等起诉至法院。3月18日,此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开庭。   《西虹市首富》海报   称电影侵权,但没有证据 此案一审时,王倩认为,电影《西虹市首富》与她于2015年7月到9月之间创作的剧本《财产继承者之“有钱了”》,在主要人物关系、故事情节方面存在大量相同或近似,涉案电影剽窃了涉案剧本的核心独创情节,六被告构成著作权侵权行为。 王倩请求法院判令六被告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合理支出等侵权责任。 但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王倩主张的著作权侵权并不成立,驳回了其全部诉讼请求。王倩不服,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二审庭审现场。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3月18日,在二审庭审中,王倩表示,她曾将其创作的剧本通过微信发给被上诉人之一林某宝。但由于她此后更换了电脑等终端设备,所以没能拿出与此相关的证据。 她还称,一个参与剧本《财产继承者之“有钱了”》创作的朋友曾向电影《西虹市首富》相关方开心麻花“详细介绍过这个故事”。王倩表示,其剧本《财产继承者之“有钱了”》虽未公开发表,但为寻求投资方也进行过小范围的传播。 不过,她没有拿出支撑这些说法的有力证据。 电影的合法来源 那么,《西虹市首富》的剧本从何而来呢? 被上诉人代理律师称,《西虹市首富》系基于合法授权独立创作改编自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其人物关系、核心故事情节均具有合法的改编来源。 这两部电影确有明显相似之处。公开资料显示,《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中,主角是一个二流棒球运动员,当他最穷困潦倒时,舅父的三亿美元遗产从天而降,只要他在一个月内先将三千万美元花掉就可继承。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海报。   而《西虹市首富》的故事是:西虹市丙级球队大翔队的守门员王多鱼因比赛失利被教练开除,一筹莫展之际王多鱼突然收到神秘人士金老板的邀请,被告知自己竟然是保险大亨王老太爷的唯一继承人,遗产高达百亿;要继承遗产就需要在一个月内花光十亿。 被上诉方认为,上世纪80年代已上映的《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正是《西虹市首富》故事的“合法来源”。被上诉方否认《西虹市首富》的主创曾与上诉人王倩接触,因而也就更无法看到她创作的剧本。 同时,上诉人王倩也否认自己在创作剧本《财产继承者之“有钱了”》之前,看到过《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 著作权法保护什么? 既然没有可靠证据证实《西虹市首富》的故事来自于剧本《财产继承者之“有钱了”》,那二者是否有事实上的相似呢? 二审现场,双方就此相互举证。   《西虹市首富》中的“碰瓷”情节。视频截图   上诉方列举了12处相似情节,包括“碰瓷”“投资”“修剪花园”等。以其中的“跑步”情节为例,上诉方认为,虽然剧情表达不完全相同,但都是选择时下流行的、全民健身跑步“减肥”运动展现当下人们的消费观。 但被上诉方认为,“跑步”是最常见的健身方式,属于公共素材,上诉人无权进行权利主张。上诉方律师李景健在庭审后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跑步”这一情节在不同作品中起到的作用是完全不一样的,上诉方作品的“跑步”是在作品前半段,一个富人男主角被裹挟到了马拉松的跑步队伍当中,而《西虹市首富》中的“跑步”则是一首歌声中三秒钟的镜头。   《西虹市首富》的“跑步”场景。视频截图   因此,在李景健看来,这里引发争议的“跑步”,其实属于思想创意层面的内容。 被上诉方律师王军也在庭审中强调,著作权法保护的是表达,而不保护思想。“创意点、思想表达被挪用、借鉴了,这并不是法律所能保护的点。法律所能保护的是在细节表达上。如果说我们把相关创意下沉到具体表达上,两部作品不存在实质性相似。” “不抱希望”的上诉 事实上,王倩在经过此案一审后,已经对审判结果“不抱什么希望”。 她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之所以依然选择上诉,是“想通过庭审过程,让大家了解到这件事情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她说,“因为我也是通过一审庭审过程,才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觉得能得到真相,可能比我最后赢得这个官司更重要。” 王倩同时坦言,据她了解,国内很多编剧也不太清楚现行著作权法如何界定思想和表达。 “我之前对著作权法的认知是这样的:比如说我有一部作品,我做了版权保护,我就认为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可以随便发给任何人,同时他们不应该对这部作品侵权,因为法律可以保护我。”   《西虹市首富》剧照。视频截图   但事实显然和她的想象有所不同。在“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的大框架下,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创作者注意。 王倩同时也向记者谈及一些保护的难点。她称,编剧要推广自己的作品时,一定会在一定范围内传播剧本。“这个过程就很有可能会发生抄袭,而目前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事实上,在文艺作品侵权这一被广泛讨论的话题中,很多问题难以找到一条非黑即白的界限。被上诉方律师李景健在庭审后向记者表示,在思想和表达之间的这条线往往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往往要结合具体的作品、具体的案件,才能确定这一条思想和表达的线到底划在哪里。   《西虹市首富》剧照   二审现场最后,审判长也表示,整个案件可能是由于对法律的不同认识导致了双方的不同看法。 而对于从业者来说,更有必要了解相关法律,才能做到保护自身权益、避免风险。此案将择期宣判。

良渚文化印證中華文明

2018年1月26日,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秘書處致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正式推薦「良渚古城遺址」作為2019年世界文化遺產申報項目,這是「良渚文化遺址」第一次獲得世界的認可。2019年7月6日,位於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遺址被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華文明5000多年的歷史得到實證,「良渚古城遺址」也因此成為了中國第37處世界文化遺產。

紫禁城600歲送「大禮」

2020年,紫禁城迎來建成600年。站在歷史的交匯點,故宮博物院計劃着,用一系列慶祝紀念活動更好地突出故宮文化內涵和時代價值;努力着,搶救性保護和預防性保護並舉,在保護基礎上滿足人們對精神文化的旺盛需求;也期待着,把更多文物資源和數位資源變成百姓喜聞樂見的文創產品,讓故宮活力真正迸發出來。

中國人吃掉世界七成西瓜

在中國,夏天是吃西瓜的季節。《本草綱目》記載:西瓜甘寒無毒,不僅「消煩止渴,解暑熱」,而且「寬中下氣,利小水,治血痢,解酒毒,治口瘡」。從冰箱裡捧出半個冰鎮西瓜,挖出中間最甜的那一塊,打開空調,窩在沙發裡吸上滿滿一口冰鎮西瓜汁,當代年輕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對於許多中國人而言,在夏天,西瓜絕對是王者般的存在。

土耳其向華移交兩件中國國寶

土耳其文化和旅遊部25日在首都安卡拉的阿納多盧文明博物館,向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移交兩件已有1000多年歷史的中國文物,分別是唐代石窟寺壁畫和北朝晚期至隋代隨葬陶俑,都屬於中國法律法規規定的禁止出境文物。這是土耳其首次根據國際公約,向中國移交在境內的中國文物。

漢服漸成「街服」  內地「同袍」200萬

又到了一年觀賞紅葉、銀杏的季節。在各大景點、公園裡,如果你發現穿漢服的人比紅葉還多,不要詫異,穿漢服早已不是小眾社群的自娛自樂,髮髻高束的姑娘隨處可見,裙袂飛揚的明星也不在少數。

西九自由空間啟用 法國五月今打頭陣坂本龍一明年開騷料一票難求

繼戲曲中心,西九文化區第二個表演藝術設施自由空間正式啟用,打頭陣的是與法國五月合辦的《來自真實故事》。而令不少樂迷雀躍,享譽國際的日本音樂大師坂本龍一將於明年4月來港表演,估計屆時一票難求......

三星堆“上新”,开出了哪些惊喜?解开了哪些谜?

    黄金面具、龟背形铜挂饰、鸟型金饰片、金箔……新发现的6座三星堆祭祀坑,已经出土的重要文物,超过了500件。这次出土的文物,是否可以和30多年前出土的那些宝贝相媲美?时隔34年的又一次发掘,三星堆还会带给我们什么惊奇?在3月22日的《新闻1+1》中,白岩松连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共同关注: 三星堆“上新”,要解什么谜?   三星堆34年后连拆六个“盲盒”,开出专家眼里哪些惊喜?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我觉得首先是在原来的一号、二号坑的旁边又发现了六个祭祀坑,本身就让人特别惊喜,此前觉得不太可能只有两个孤立的祭祀坑,一直在寻找,这次终于发现了。虽然发掘只刚刚正式进行两个月,有的坑还没有到文物层,但是已经有非常多的惊喜,尤其是有几个没有见过的器类种类,体量非常大。比如说“顶尊铜人像”,因为原来发现过类似小的,比如说15公分高,这次发现的是1.15米,而且规格和形质都比那个完全不一样,所以确实是会为我们解读古蜀文明提供全新的资料。 1986年1、2号坑亮相,为何两次发掘间隔长达34年?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因为1号坑、2号坑在1986年发现之后,马上就建了一个平台,做展示和保护,把这几个坑压在下面了。实际到了2019年,又全面对这个区域进行钻探,3到6号坑才被发现。这34年并不是没有工作,尤其是在进入新世纪以来,四川省考古院一直对三星堆遗址展开工作,比如发现大型城址,发现高等级建筑,我们叫宫殿等等,这些都是作为中华文明探源。 三星堆到底是不是“外星文明”?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没有“外星文明”这种可能。即使“青铜纵目面具”的“纵目”特别特别的夸张,也只是因为古人把它作为一个神了,所以并不能当成当时人们真实的长相。 三星堆出土的面具、雕塑,不像蒙古人种,是来自两河流域苏美尔文明吗?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没有可能。因为实际上我们看那些小的人像基本上是一个小方脸,实际上现在四川人,就比较典型的一个四川人的长相,然后它的鼻子、它的眼睛是夸张了,所以不能把它作为当时人的真实的面相来思考。 三星堆为什么出土那么多象牙?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确实是一个问题,起码是表明象牙对于三星堆古蜀文明,有特别意义。无论是三星堆遗址还是金沙遗址,都有这个特色。但是这个意义究竟是什么?待于研究。 三星堆曾经如此繁盛,为何突然消失?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是故意填埋?还是国灭了,被敌对势力掩埋?还是仓皇之间,遇到了洪水,而在撤退之前被填埋?比如有人猜测是不是有洪水?我曾跟当地发掘工作人员确认,因为没有大规模的洪水痕迹,没有淤土,所以起码不是洪水造成。我个人认为,实际上,是三星堆繁盛一个时期之后,它的政治中心转移到成都的金沙。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原来三星堆的年代很宽泛,是距今3600年到3100年,而金沙好像跟它还有距离;但是最新考古测年发现,两者之间是连带、紧密衔接的。所以,有一个衰落、然后兴起的过程。 三星堆以后可现场观看文物修复?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目前看,不一定。但有的地方,结合发掘、科研、保护于一体的做法已经开始尝试,比如,已有如考古遗址公园、考古博物馆,现在就能够做到。将来,三星堆可能也会做到这样,大家通过外边能够直接看里面发掘的现场,且现在已经具备条件,而且有几个遗址现在已经在这样做了。 如何说明中华文明一定是“多元”且“一体”的?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实际上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可以分两大类,一类是人像、面具、神树,这是古蜀文明自己的特色;还有一些,青铜尊、青铜罍、包括琮,类似于夏商时期王朝,仪仗化的玉戈、玉璧等等,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原王朝系统的东西。还有是后期发明的牙璋,在三星堆后,甚至在香港、在越南北部都有发现。即使这些东西不太显眼,但有相当一部分是跟中原王朝有密切联系的。 100分作为目标完成,今天走到了哪一步?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巍:三星堆遗址发掘,我觉得今天走到了70分,因为这6个祭祀坑中,3号坑、4号坑、5号坑基本全面暴露,但是7、8号坑基本上还没有到出土文物的地方。而恰恰是8号坑,金属反应特别强烈、且面积最大,所以7号坑、8号坑是非常值得期待。

魯迅先生的趣人趣事

提到魯迅先生,很多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他非常的嚴肅,儼然一個文學戰士的形象。然而事實上,魯迅先生是一個有趣、幽默、溫和的人,這樣的一個人被教科書「毀掉」了......

京版米芝蓮 「吃貨」不買賬

北京米芝蓮指南28日發布。記者注意到相比於上海榜單,米芝蓮北京榜單中餐數量明顯佔據絕對多數,三星餐廳花落台州菜餐廳——新榮記(新源南路)。雖然比起上海和廣州的榜單,米芝蓮指南北京版顯然帶有想要打開北京市場的示好態度,但是這一榜單卻沒有能讓網友們認同或滿意。更是有業內人士質疑米芝蓮的榜單帶有想當然的「異邦想像」。

最近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