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示衆的懺悔

老師們,你們明天出來遊行,以聲援你們心愛的學生是嗎?但我認爲你應向全港學生的父母道歉和懺悔更適合。

跌落懸崖的雞

這個笑話最近又火起來,許多群組都在傳閱,它的內容是這樣的:

香港已成「10+1」之都

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在Facebook社交網站發帖,向負責執法的香港警察致敬,貼文上寫:「如果你埋怨工作和覺得心裡受到委屈,先看看下圖,三萬多人撐起700萬人的安全,維護了300多萬人正常上班秩序,休息片刻又要投入風風雨雨的工作 ,由衷敬佩!」

法治仍是社運底線

新學年開始了四天,據傳媒報道,仍有個別學校的學生進行罷課,當中有戴著口罩的學生對記者強調,如果政府不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所提出的五大訴求照單全收,抗爭行動必不止息。

香港年輕人的新納粹之路

最近在香港,我和美國一金融機構的高管聊天,我問他怎麼看香港目前的示威。他微微一笑,說,他在美國時主要看的媒體是彭博,有時也看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等,他也知道這些媒體有偏見。

香港年輕人的新納粹之路

我想介紹一下另外兩名知名度稍低的在其它港獨組織的90後:梁天琦和陳浩天。

宜居城市帶來無限機遇

香港的陸地面積、山巒環抱的地勢、維多利亞港,以及四周的水域,均是我們城市的珍貴資產。面對瞬息萬變的全球競爭環境及急速的區域發展步伐,要將這些有限資源物盡其用,以應付社會各種各樣的需求,無疑是一大挑戰⋯⋯

為官避事平生耻!禍國殃民枉為人!

我以一個普通市民看林鄭政府,顯得左支右絀,完全無能力處理今次暴亂,只是一再軟弱回應,譴責、嚴厲譴責、再嚴厲譴責……。一般市民,由撑政府止暴制亂,到如今充滿問號,是政府無能力;還是不願;抑或不曉得如何處理?

香港衰退無可避免

看來香港的衰退和淪落(the fall of Hong Kong)不但無可避免,也將難以復元(inevitable and irreversible)。沒有人可以阻止港人繼續走他們的自毀之路,一如沒有人可以阻止花兒凋謝和太陽下山。這不是絕望,而是面對現實。

港府犯下嚴重政治失誤

六個月前,本人撰述:「我們對內地市場審慎樂觀,但始終看好香港經濟及物業市場的前景。」 時至今日,縱使對內地市場依然保持樂觀,但本人用「看好」一詞描述香港卻是大錯特錯⋯⋯

最近要聞

穆迪三年兩降港評級 政府失望

評級機構穆迪三年內,第二度下調香港的信貸評級,從Aa2下調一級至Aa3,前景展望就由「負面」改為「穩定」。穆迪指出,下調評級是認為香港的管治能力差過預期,港府亦欠缺具體方案,解決港人對政治、經濟及社會問題的關注,亦可能反映特區政府自治的制肘,比預期的更明顯。穆迪又指出,上調評級展望,是因為即使香港的政治及社會不明朗持續,及經濟陷入衰退,香港仍能保持優越的財政實力及宏觀經濟持續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