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興建美墨兩國圍牆問題,受制於民主黨。

去年7月,中美貿易爆發衝突後,有言論聲稱「特朗普將中國視為他最大的敵人,所以他必定會不惜代價圍堵中國」。但是,特朗普的真正敵人或最大敵人,從來不是中國。
記者:張斌    互聯網圖片

從國家利益的角度說,中國的崛起,或許能夠威脅美國的利益。但從特朗普政治家身份的角度說,中國並不會威脅到特朗普的真正利益。實際上,真正讓特朗普心懷疑懼的,並非萬里之外的中國,而是華盛頓國會中的民主黨。如果民主黨一旦擁有了扼殺或反制特朗普的政治機器,那麼意味特朗普的政治生涯離終結不遠了。

特朗普的理想主義。葬送了他在眾議院中期選舉的議席。

應先對付宿敵
所以,作為政治家的特朗普的所有政策,必須先專注於打擊國內的民主黨對手,而不是服膺於所謂的國家利益,才能最大程度確保個人政治權力的穩定。

但在中美貿易戰,特朗普的理想主義還是過於氾濫了。去年9月底,他的理想主義,葬送了他在關鍵搖擺選區應得的農民和汽車工人的選票,然後輸掉了眾議院的中期選舉,然後陷入興建美墨兩國邊境圍牆的問題上,受制於民主黨的困境難以自拔。

在政治嚴重分裂的國家,決策者任何過多的理想主義、和愛國情懷將使其自身的利益遭受毀滅性的打擊。美國就是這樣的國家,特朗普就是理想主義的決策者。特朗普在貿易戰的理想主義,違背了這種權力的運行的邏輯,那麼他就必然遭受反噬。就這樣,從輸掉眾議院議席開始,他的政府運作開始進入跌跌撞撞的困局。

他的政敵,美國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一方面要求特朗普堅持打貿易戰,另一方面則要求特朗普為美國的大豆尋求國際銷路,這是一種典型的自相矛盾、坐觀成敗的政治套路,滿口仁義的背後,則是笑看特朗普個人承受貿易戰的政治劇痛。民主黨人發誓要將特朗普送進監獄,並組建了一個又一個委員會,來敲打特朗普的權力基座,製造一個又一個難題,試圖讓其政府癱瘓。

特朗普應認清目標,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

貿易戰鬥而不破
相比之下,中國看起來友善得多。對於特朗普來說,中國可能是一個用來強化自身政治地位的角色,而非敵人。這就決定了特朗普永遠不可能、在對抗中國的事業中投入過多的資本,這一點,即是當前中美貿易戰曲折顛簸,卻鬥而不破的根本原因。

興建圍牆引發的政府癱瘓、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這些都在暗示特朗普,真正的敵人是誰。是民主黨而不是中國,正在特朗普的脖子上收緊絞索。所以,在政治分裂的國家中,一個專注於維護國家利益的理想主義政客,是註定走向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