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路透社在一篇報導中指出:“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美國曾是全球經濟的主要增長引擎,現在面臨著成為最大拖累的風險。”

新冠肺炎疫情下,儘管美聯儲承諾採取無上限的刺激措施來支持這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但仍然阻擋不住美國經濟斷崖式下滑。美元指數近日跌至兩年來新低,7月更是創下近10年來最大月度跌幅;美國累計失業人數自3月以來已超過5100萬。

一場疫情,何以令美國經濟墜落至此?

正如不少分析人士指出的,本屆政府在應對疫情期間犯的最致命也是最可笑的錯誤,就是不和病毒“談科學”,而是“談政治”。從疫情初期對疫情嚴重性輕描淡寫,到忽視專家建議和警告;從聯邦政府向地方政府推諉責任,到疫情尚未得到控制就急於復工複產;從不專心“抗疫”而將大量精力用於“甩鍋”推責,到時至今日仍不支持出臺全國範圍的強制性“口罩令”……本屆美國政府生生地把一手好牌打爛,令“疫情在美國失控”,失業率飆升,經濟受到重創。

表面看起來,美國政府的所作所為令人匪夷所思,但實際上有跡可循,那就是在幾乎所有的錯誤決策中,都可以看到大選年裡政治私利作祟的影子。為了選票而不擇手段,這是以美國民眾的生命福祉與國家前途作為代價的。而同時也不乏有相關人士指出,美國領導人對新冠肺炎大流行極其糟糕的應對“正在產生長期的抑制效應,將會加速美國的衰落”。

更糟糕的是,本屆美國政府的一系列胡亂決策造成的後果產生巨大的外溢效應,“正在拖垮整個世界”。

應對疫情方面,美國不但逃避大國責任,還在全球抗疫合作中扮演著“破壞者”角色,不遺餘力地破壞全球公共衛生安全。在國際抗疫處於關鍵階段之際,美國居然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嚴重削弱全球合作應對疫情的努力。

經濟方面,美國正在成為全球經濟復蘇的主要風險。一方面,美國的經濟總量占到全球經濟約四分之一,美國經濟衰退本身就對全球經濟造成重大打擊。另一方面,疫情對餐飲、旅遊等產業造成重大衝擊,工作崗位流失造成消費支出急劇下降,壓縮進口。與此同時,虛弱的商業環境也會減少美國企業對外投資。這些因素客觀上減少了美國同全球經濟的聯繫,對世界經濟復蘇造成嚴重負面影響。事實也證明了這點。截至5月,美國今年進口總額減少了1760億美元,降幅高達13%。而在疫情之下,美國領導人更感興趣的是詆毀中國,而不是做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

抗疫不力、經濟不振。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美國的公信力和領導力正走向有史以來的低谷,而這一切都緣於充滿傲慢的“美國優先”原則、一意孤行的單邊主義和目空一切的霸權行徑。

當前,美國新冠肺炎感染人數超過470萬,死亡人數超過15萬,但疫情仍在蔓延。美國媒體和衛生界人士紛紛警告,從目前發展勢頭來看,如果不能進行及時補救,美國恐會迎來“再也承受不起的”新一輪疫情高峰。種種跡象表明,在一些私欲至上的美國政客橫衝直撞下,“超級大國”陷入重重困境,正在被他們一手摧毀。